名叫yy

名叫yy,了解一下?

all耀 我的将军啊 七夕贺文

点击看国象设定

金钱组预警,国象设

推荐听《我的将军啊》再阅读此篇文章,原唱和翻唱的都很好听。

正文

狼烟风沙口

“……陛下,您此次前去的与黑棋国的战争事关国家的共存,可不能轻举妄动。赢了,国盛民安。输了,”手上整理衣服的动作微微一顿,“我……不,妾身也就不好说了。”

男人粗大有力的手轻轻拍了拍放在他肩上的手,安慰道

“王耀,我说过多少遍了,你虽然是我的皇后,但请不要用这种屈卑的自称来跟我讲话,OK?”男人气鼓鼓的鼓起腮帮子,脸又别到一旁去,像是生气了。

王耀微笑摇着头,他把阿尔弗雷德红色且璀璨耀眼的皇冠戴好,起身走到阿尔的面前,仔细打量一番 。

“嗯,倒也是人模狗样的。”

“人,人模狗样?!”阿尔咻的一下站起来,“明明是英姿飒爽玉树临风的好吗!本hero超帅的!”

“是是,你最帅了。”王耀看眼前人宛如一个三岁小朋友似的,明明过一会儿就是要去狼烟四起的战场的人了,现在还喋喋不休的跟自己讨论到底谁更帅。

他牵起阿尔的手,两只手粗糙却又温暖。王耀把手放到了胸口,“愿主能保佑你……”平安归来。

阿尔弗雷德一下子又把王耀的手给包住,王耀的手好小啊,这么小怎么去保护自己呢?“耀,你什么时候信这个了?”他抚摸着握住的手,细皮嫩肉的,就是肉太少,太瘦。

“你等着,等我回来,我一定要把你养的白白胖胖。”

“噗嗤”王耀捂嘴笑了出声,“你笑什么?我认真的!”阿尔捧起王耀小小的一张脸,一扯,只有皮“你看你,这么瘦,以后怎么办啊。”

王耀瞪了他一眼,“行李准备好了没,别在这跟我瞎扯,快点去准备。”

“哎……好吧本hero去了,耀到时候要想我啊”,

王耀别开脸,“谁要想你!别自恋了,你的骑士长还在等你。”

看阿尔一脸委屈巴巴还是不肯走,王耀干脆直接把人给推出去

“快去快去。”

“哦……耀一定要记得想我啊!”

还请将军少饮酒

周边热闹极了,一溜长的队形在国王大道上展开。前面领头的是骑士长亚瑟和战车伊万,他们带着穿着铁盔的士兵们整齐划一往前走去 。后面是四匹白马拉着一个奢侈的马车。马车后面又是四方排列的士兵,盔甲闪闪发光。

阿尔弗雷德坐在红绸铺满的马车上,是开放式的。马车上挂着珍珠帘子。阿尔坐着的软垫也是王耀精挑细选好的绸缎,是波斯送来的冰蚕丝绸,用上好的薯红染成。

周围是热闹民众,百姓敲锣打鼓,欢送着军队的出行。他们相信自己的国家,没有一个人为会不会打败仗这无意义的想法而掉泪。

阿尔弗雷德很兴奋,年轻的帝王朝着周边不断转换的人挥手,有些大胆的姑娘看国王年轻俊美,向他丢手帕。

当然,给骑士长和战车丢手帕的人也不少。

“你说,”亚瑟苦笑“这国王仿佛跟去旅游一样去打仗,他是不知道战争的残酷性。”

“不管他知道不知道,让他体验到了,不就好了吗~☆”伊万笑容甜甜的说出这句话,周边的女孩们见此又是一阵尖叫。

亚瑟望着前方,默然不语。

前方的路不好走

王耀喘着气,他拖着繁重的欧式礼服往一个地方跑去。后面仿佛有黑暗在追赶,而光明就在眼前。

“哈…哈……快,就到了!”

他用力的把巨大的落地窗推开,这里是全城最高的尖塔,前面有一个小小的阳台。扶栏上缠绕着晶莹剔透带有露水的玫瑰花。

王耀朝底下望去,军队还未走远。他冲着下面大喊:

“阿尔!”

阿尔弗雷德浑身一颤,是王耀的声音!他往声音的来源望去。

人们当然也听到了。眼力好的望去,惊呼 “是皇后殿下!”

皇后吗?骑士长和战车也情不自禁看去。

王耀站在护栏上,阳光对着他正好逆光,看不清楚表情。一身红色正装上点缀着珍珠,裙摆的一层纱似乎撒了金粉,轻轻闪耀着。雍容华丽的裙子随着王耀说出的话一摆一摆。他两手放在嘴巴旁边,做出一个喇叭状,嘶吼着,

“要注意前面的路啊阿尔!”

我在家中来等侯

“我在这里等你回来!”

他喊完这句话,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顺着脸颊流去,双手捂着嘴巴,身体颤抖。

阿尔在马车里站起来,他也冲着上面的王耀喊道,

“你等着,我一定会平安回来见你的!我们说定了!”

两人一个站在遥不可及的尖塔上,一个站在装饰华丽的马车里。他们彼此互相对望。

只愿君能平安归来。

亚瑟眼神复杂的看阿尔这一对,他也深爱着王耀,只不过是国家不允许罢。身边的伊万更是可怜,与皇后青梅竹马,终究等不到王耀的一颗心。

男儿志不在儿女情长,而是要笑看沙场。为了国家,不,更确切的说是为了王耀,我一定要守好我们的国家。亚瑟觉得,这一场仗,可能要打很久了……

TBC

评论(2)
热度(34)

© 名叫yy | Powered by LOFTER